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花香自苦寒来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日志

 
 

今夜,我与母亲同醉 (原创)  

2010-09-02 23:38:12|  分类: 尘封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zhangjingjie

    今天是我的生日,同时也是我母亲的苦难日。此时此刻的我完全沉浸在思念之中......。

       五十三年前的今天,母亲半夜三更从苏州启程一路颠簸由苏州——无锡——溧阳,艰难的带着肚子里的我来到了姥爷、姥姥家。

       ......

       我懂事了,姥姥告诉我,母亲那天到姥姥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到了溧阳没了去山里的车,母亲还带着没出世的我赶了三十多里的山路,一路上艰难的支撑着把我带到姥爷家。母亲,伟大的母亲。

       到了姥姥家没多少时辰,我在母亲的肚子里憋不住了,一个新的生命降临了。

       母亲还没休完产假就匆匆的离我而去。原因是在那个解放初期的年代,运动一个接着一个;“三反、”“打老虎、”“大跃进”等,所以,我的母亲必须赶回苏州积极投身于轰轰烈烈的运动中去,否则我的母亲也会被卷入运动的漩涡。因为,这时我的姥爷、姥姥已经被打成“三反”了。不过,直到现在我还是坚定的认为我的姥爷、姥姥是最棒的。当年,只是革命的思想和理念不同,人的价值观、世界观不同而已。我姥爷、姥姥没杀过人,没做过一件对不起人民利益的事,更没有做过一桩缺德、伤天害理的事,并且还救过好多的地下党,在国共两党中起着重要的桥梁作用。姥爷衙门的口碑是方圆百里人人皆知,不记得他名字的人很多,但是,无人不晓他“诸百里”的很少,只要提起“诸百里”,就是人人皆知的,为民做实事好“大人”。姥姥家是出身于一个中医世家,为穷人看病大多是赊账,仅收取少量的诊疗费,姥姥的家脉直到现在还延续着医术。

      就这样,我寄养在姥爷、姥姥家,一呆就是整整八年。在姥爷、姥姥家的八年里,这也许是我人生中最长的回忆于最精彩的一部分。

      小时候,经常生病的我有个怪习惯,就是白天生病我赖着不肯去医院,非得要到了晚上才肯去医院就医,那时的医院离我姥爷家要有三十几里的路,一路上,我只要我的姥姥背,只有我在姥姥背上睡着了,才替换着姥爷背。五岁那年,一天,姥爷、姥姥去隔壁家窜门,把我一个人“凉”在家里,无事可做的我,好玩的我把桌子上的马灯(那时还没有电灯)去点燃墙壁上晾着的衣服 ,然而,轰的一下火苗直窜 ,衣服和那木板的墙壁快速的燃烧起来,我顿时吓得浑身抖索,大吼大叫,也不记得当时自己在喊叫的什么。肆虐的火光熊熊的燃烧,浓烟滚滚的卷入隔壁的邻居家,(姥爷家和隔壁邻居家的隔墙板上面是空的,是连通的。)整个屋子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烧焦的刺鼻呛喉的味道。当时,在隔壁的姥爷、姥姥和隔壁邻居快速的冲进屋里,姥爷第一时间把我抱出屋外,一场即将酿成不可收拾的火灾被众乡亲七手八脚的泼灭了。我清晰的记得,当时吓坏的我被我那带着慈祥的,微笑的脸庞的姥爷紧紧抱住在怀里轻轻地爱抚着点了一下额头,“你啊,孩子吓坏了吧......”。还有一次,中午,姥姥烧了一大碗的红烧肉,晚上要请客姥爷的朋友上家来吃饭,那天,我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去稚儿园。午饭后,姥爷、姥姥都去上班了,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于是,我把左右邻居家的几个小朋友叫上家来,过起了“小家家”,......分享了姥姥做的红烧肉,我和我的小朋友在“小家家”的快乐气氛中散场。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一大碗红烧肉意味着什么,呵,一个穷人家的家庭一个月也吃不上啊。傍晚,姥爷带着几个客人有说有笑的来家了。天哪,屋里的一幅景象让姥爷和他的朋友惊呆了,满屋都是一股子肉香味,家什被翻得乱七八糟,地上、床上、桌子、板凳,到处都是油腻腻的,睡床上就像是一个狗窝,屋里被搞得“一片创伤”。怎么办呢,客人已经到家了,姥姥只能简单的做了一顿素食,也是唯一的一次请客桌子上没有红烧肉。过后,姥爷还开心的夸奖我说,“不错,我家的孩子也学会请小朋友来家做客了。”......姥爷就是这么一个善待他人比善待自己还要好的一位慈祥的长者。

       我的童年生活在姥爷、姥姥家是非常非常的幸福,非常非常的快乐。

       我那快乐不尽的童年,还有许多许多的故事。

       那年八岁,我回到了苏州。

       记忆中,母亲整天忙于时代的运动,包括以后的“文革”运动。

       记得,那个时候,不管母亲白天有多忙,但是,母亲还会经常的抽出时间带我去她的好友、同事、还有远亲家去玩。我小时候有件非常漂亮的连衣裙,每次出门母亲都会给我穿上它,直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件连衣裙的花样和款式。今日追忆母亲,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期。

       在70年代初,母亲好不容易追加了工资,她把补发的工资为我编织了一件羊毛衣,是翠绿色的,当我第一天穿上它时,曾吸引了好多人的眼球,她们羡慕的往我身上左看右瞧的,那时我的高兴样儿甭说,要高兴就有多高兴,为此,妹妹还为了没有羊毛衣还大哭了一场呢。

       母亲的一生就像是一个故事,从她出身到她在50年代前,是一位富裕家庭的大小姐,享尽了荣华富贵,有着贵族血统和一副美人胚子的母亲曾倾倒了无数的风流倜傥,母亲抽烟的样子非常漂亮,长长的,细细的手指,翘着兰花指,然而,深深地吸一口,再慢悠悠的吐出,一幅的高贵相,我一直很欣赏母亲抽烟时候的神态。50年代后的母亲好可怜,带上了历史反革命、大地主家属帽子,就本人也成了地主。母亲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的运动中,母亲在历次的运动中,都是站在运动的最前沿,记忆中的母亲在那个时候,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后还要不停的学习和改造资产阶级的思想,学习毛著、背诵语录、读报看红旗杂志,积极地改造人生观,认识世界观,不断地运动直至到母亲退休而止,才得以安宁。

       母亲的一生富贵于贫困都得到了尝试。退休后的母亲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太好,时好时坏,身体不好的原因也许是在化工企业呆的时间太长造成的,再有就是历次运动的冲击,身心遭到严重的摧残。

       然而,历史是无情的,所有这些已经成为历史的产物。

       母亲最后的几年里心情极为不好,常常会暗自垂泪,诉说自己的一生。母亲忘不了她那大小姐的气派,还有曾经享受过的荣华富贵,但是,更忘不了她那被欺落的这段岁月。姥爷、姥姥的死去是母亲一生的痛,直到母亲临终前,母亲还在四处寻望姥爷、姥姥的相片。母亲一生最遗憾的就是没设法照顾好姥爷、姥姥的晚年。

       然而,被一生称之为少奶奶的母亲终于圆了她最后的梦,和我的姥爷、姥姥在他们的领域里再次的相聚。

       当一切都成为过往的时候,一切也都成为人世故事长河里粼粼的逝波,只能寄托遥远的怀想。

       母亲,你是我一生情迷意乱的“情人”。你在我的生命里永存。

       母亲,今夜是我的生日,也是你的苦难日,我忘不了你。

       今夜,我依旧把你,母亲请坐在我的身旁,为你敬酒,与你碰杯;为你点烟;为你夹菜;为你添饭;为你祈祷。恍惚中,又见到了你当年的影子。

       母亲,今夜,与你同醉。

       母亲,今夜雷鸣,我最怕烟雨蒙蒙。

       呜呜呜......我的母亲。

                                          写于二0一0年 八月三十一日 夜     zhangjingjie(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