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花香自苦寒来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日志

 
 

大成 (原创)  

2010-10-11 22:47:26|  分类: 尘封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zhangjingjie

       大成是单位里的一位工会主席,她年纪四十有余,矮矮的、胖胖的,对人人都是和睦相处,口碑颇佳,为此,单位上下不管是老的、大的、少的、小的都热衷称呼她——大成。

       那年,刚进单位的时候,对大成没有太好的影响,老是觉得大成老不正经,常常和员工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没有一点领导的风范。后来,时间长了,慢慢的对大成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才知道生活中的大成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老不正经。大成在工作中的作风一贯是雷厉风行,说干就干是一位严格执行者,在生活中更像是我们的老大姐,就连我们谈恋爱她都得一一过问、关照,平时我们也都挺乐意的和大成在一起打打闹闹,有什么事情都得去大成那里讨教讨教。她有着一副天生的乐观派和亲和力,从没见过她阴霾的脸。在我的生活中,有二件事是直接和大成有关联的。

       也不知从那时起,上头来了个通知,从七三年以后进单位的要普及初中文化水平。以前,进单位的一律免考。那我是“正儿八经”的高中生就也等于免考了,我心里暗暗自乐,唯此而高兴。然而,好景不长,没过几天,大成就来到了我的部门,通知我准备二星期后参加局系统的第一批初中普及考试。完了,一点准备都没有,书本早就进了收废站换钱了,语文还行,数学肯定是不行的。该死的普考、普查,一连几天让我烙上了心病。

       别无选择,立马行动。语文是绝对没问题,数学加加班,白天空余时间抓紧看,晚上再花一、二小时接着看,有时更是无时间的看......坏了,没门道,一点也消化不进,怎么每次做出的题正确率和答案的正确率对比只有正确率的30%——40%,这怎么行呢,不是明摆着不及格啊,不行,不能一个人钻在死胡同里,改天,还得去找大成,商量不去参加局系统的文化普考了。

       呵,我还没去找大成,大成倒是先找上我了。那天,我气鼓鼓的,吹胡子瞪眼睛,连问了她几个为什么,为什么我高中生还得参加初中普考?为什么七零、七一、七二的初中生不参加普考?为什么“老三届”不参加普考?大成一边看我发火,一边看我笑,更让我气恼的是还在逗着我,真是让我火上加油,看什么看,笑什么笑......。我怒气冲冲的冲着大成失控的大吼。哎,她就是一直在看着我,她那不急、不操的样子好惹我生气。笑,笑,大成还是一个劲儿地看着我笑,......。看着大成赔笑的脸,我倒是不好意思了。等到我心情平静下来后,大成才一一的回答了我的三个问题;一,所有七三年以后的高中生都要参加普查、普考。二,七零、七一、七二的文化底子太差加上岁数也老大不小了。记忆力没你们小青年好使。三,“老三届”的文化程度参差不齐,又有过十年的知青下乡经历。哼,这也是理由,我还下过乡呢。我并不买账的和善的顶撞着大成。接着,大成又说道,这也不是我的主意啊,是上头局里的精神啊,不得不贯彻落实,我也是照章办事啊。是啊,大成只是一个贯彻着,又何必与大成过不去呢。

       接下来的几天,大成便安排了一名教育科的六十年代初的大学生利用上班的时间为我们第一批参加普查、普考的人员拼命补课,讲义、题材、功课,总之,在几天里我的头都被这些功课搞的昏头转向,每天都要花好多的时间深埋在题海之中,搞的像个考大学似的。一连几天的复习,终于有了点眉目,好不容易等到了考试那天。

       这天,大成带着我们早早的来到考场,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开考。当老师拿着考卷走进考场,我还是显得异常的紧张,拿着往后传的考卷手也在不停地发抖。语文、数学是一起考的,考场里各种各样的形态都有,咬着铅笔的,交头接耳的,沉思的,沙沙的快速的在奋笔的,抄小字条的等等,应有尽有,二门科目一共整整考了三小时三十分。这时在外面等待的大成比我们考场里的考生还急,一直焦急不安的在考场外来回的走动和时不时的往考场里张望,唯恐她的考生有什么闪失。铃声响了,考场里的考生如释重负的甩下了“包袱,”考场外的大成更是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到了那天去教育科拿初中文化合格证,语文83分,数学81分是我们单位普考、普查的第一名,教育科还奖励了5元钱。好讽刺啊,高中生普查初中生的文化还奖励呢。不过,在当时的机关月度奖也仅有6元钱。所以,我的5元钱奖励是不错啦。

        接着,发生的一件事情直到现在我还不能原谅自己。那天,我和二位同事一起去大成的办公室串岗,我仨人和大成有说有笑的,打打闹闹的,开心之余,我趁大成没防备之时,偷偷地拿了一把剪刀,轻轻的绕到大成的背后,把大成后脑勺的一大把头发偷偷地剪了,当时她们谁都没有发现,等到临下班时,大成气势汹汹的来到了我的部门,进门就揪住我的耳朵,“啊哇,啊哇......。”我边逃边躲捂着耳朵,“痛死啦,痛死啦......。一个劲儿的往人堆里躲。“小鬼,是你干的好事,我揍你,没规没矩的......。”当所有的同事回过神来看到大成的怪头时,顿时哄堂大笑。这是我认识大成以来,也是惟一的一次看到大成发那么大的脾气。

       回家后,当笑话的把这事告诉了父亲,那知,被严厉的父亲训骂了一个时辰,还让我闭门思过呢。

       没多久,靠了革委会主任的父亲搞到了一个进修大专院校的名额,一去就是一年,当一年后进修结业,颇为顺利的工作调动。

       再一年后,我特地的去看望大成,惊闻大成被癌症已剥夺了生的权利。

       大成,笑容依在!       zhangjingjie(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