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花香自苦寒来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日志

 
 

冬至,夜无眠(原创)·zhangjingjie  

2011-06-07 23:33:26|  分类: 尘封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zhangjingjie

       一个小生命降临了,哇的一声划破了拂晓前的宁静,从此苦难也随之陪伴了他的一生。

      那是一个初冬之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有钱的人家吃一夜,没钱的人家冻一夜”。老祖宗还说,冬至大如年。

       我们家虽然不是豪门富贾,但是也算得上大户人家了,在那个年代,我们家的日子要远远的超之于一般的家庭。

       这年的冬至,我家和往年的冬至并没有什么两样,母亲早已忙碌好了今日的冬至晚餐。这年的冬至晚餐要大大的早于往年的用餐时间,还是夕阳黄昏映落日的薄暮时分,母亲就已经上供老祖宗用餐了。半晌后,老祖宗用餐完毕,母亲紧接着就张罗着一家老小开饭。这天也不知母亲怎么了,看上去愁眉不展,烦躁不安,那焦虑紧张,欲罢不能的样子,像是心事重重的,时不时地看着墙面上的挂钟。我不安地看着母亲异常的表情,母亲,怎么啦!

       跑冬特别的冷。晚饭后,气温骤然变冷,天空刮起了初冬的第一场西北风,接着又下起了第一场的冬雪。凛冽刺骨的寒风夹裹着雪花在古城的上空飞舞、呼啸。啊!冬天已经来临。

       我和邻家小妹兴高采烈地站在客堂的门槛上,一边说笑一边有节奏的用手摇着落地长窗,对着磨砂的彩色玻璃窗在和邻家小妹做着怪异的鬼脸。玻璃窗中像是母亲的映影,蓦然转身,也不知母亲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边。

       那年,我已经是个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了,说懂不懂,说不懂也懂。望着欲言又止的母亲,我不知所措,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疑惑的看着母亲那张憔悴的面庞......

       母亲抿着双唇,不发一语。这一瞬间,我仿佛感觉母亲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额头添加了好多的皱纹,与她的实际年龄好不相符,我一阵心酸。

       这些年里,母亲真的好辛劳,她为这个家操劳了一生,极其不易。日渐衰老的母亲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游泳健将了,她弱不禁风,屡次遭受运动的变革,母亲再也经受不住一丁点儿的打击了。

       我望着母亲那包裹的严严的脸庞,隐约地感觉母亲像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委托于我或要听从母亲的去做。片刻过后,沉默被打破,母亲把一包早已准备好的一些日用品交于我手中,而后,断断续续地告诉了我一些,我原本怎么也猜想不到的事情......,真让我意外,我不由得大吃一惊,目瞪口呆。原来是我的准嫂子,芸嫂要“偷偷地”生产了,而预产期就是今天。天哪!这么重大的事,我不由分说也不敢有片刻耽搁,立马赶往医院。

        顺便的说一下,当时哥与嫂子的结婚年龄都已合格,只是哥的情感和私欲的膨胀起了变化,而迟迟未办理结婚登记,哥当时只是想利用嫂子的父亲——农场场长来捞取他的政治资本,故才和芸嫂在一起。

       为母分忧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我拿起一包芸嫂的备用品,撑着一把陈旧的油布伞夺门而出,一路上迎风、斗雨般的较劲、赛跑。等到了医院,我傻了,芸嫂生产用的一包备用品丢了。

       见到了久违的芸嫂,有一种想哭又哭不出的感受,心头自感一阵阵的为芸嫂难受。楚楚可怜的芸嫂挺着即将生产的大肚子痛苦的卷缩在病床上,不断地呻吟,身边没有一个陪伴她的亲人,更说不上亲人的呵护,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

       我的到来使芸嫂暂时忘却了疼痛,她以往的委屈、耻辱,也随着喷涌的泪水交加而出,芸嫂失声大哭,伤心至极,怨天怨地......我想此时的芸嫂,酸、甜、苦、辣、咸......,都一一在喷涌的泪水中重叠、品尝与释放。

                    终知君家不可住,其奈出门无去处。

                    岂无父母在高堂?亦有亲情满故乡。
                    潜来更不通消息,今日悲羞归不得。

                    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

       哭累的芸嫂一阵一阵的阵痛,续续不断,由哭声变为撕裂狂叫,一个新的小生命即将降临人间。

       时间在争分夺秒的赛跑,芸嫂在煎熬中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二个小时过去了......哇,哇,哇......一声声响亮的哭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

      望着芸嫂生产后那更美丽动人的眼睛和带有忧伤的脸庞时,我在想,芸嫂,你的未来在那里......。

      冬至,今夜不眠之夜。

      后记:有了结晶的芸嫂和大哥一场婚姻大战也随即打响,大哥随着返城潮的升温毅然的和芸嫂绝裂,芸嫂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远离家乡,无颜愧对父母 ,留下了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小冬至,大哥也离弃了襁褓中的小冬至。在这笔孽债中,受伤害最重的是可怜、无辜的小冬至。从此,小冬至的苦难也就从他出世的那天起拉开了帷幕。此证映照了:

世情恶衰歇,万事随转烛。
夫婿轻薄儿,新人美如玉。
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 
  但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zhangjingjie完稿于二零一一年·六月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