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花香自苦寒来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日志

 
 

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原创】·zhangjingjie  

2012-01-16 23:02:41|  分类: 百味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zhangjingjie

        自古逢秋悲寂寥,金秋忌辰更寂寥。又是一年,母亲已经离去整整十年了。

        在这十年的日子里,我无不都在无时无刻的在思念着我的母亲。

        晚秋夕阳黄昏,秋风瑟瑟。相约了兄姐妹一行去灵岩山佛堂殿为母亲忌辰十周年超度。再次望着母亲的遗像,许多的往事又一次的涌上心头,涟涟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如同泰晤士河的顺流而下。我的母亲,真的好想你。虽然,你已离我而去N年,但你在我的心里从就没有离开过我,你一直是我人生阅读的一本书,你永远永远的在我心中的一角深藏。

       每当夜幕降临,月色当空,夜深人静孤独一居的时候,相思就伴随着我的孤独在静谧中把你想起,而这时的你总是会呈幽灵般的化身,神奇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夜色的朦胧中,你那飘忽的身影就像是皮影似的缓缓的从我面前不断地转来转去挥之不去。我常常被你那幽灵般的影子,模糊了我的双眼,幻觉般的惊坐而起。尔后,在我的惊喊声中你又霎时的从我眼前飘然而去······。我望着你远去的身影,痛苦的紧闭双眼环抱双肩。你的影子反复的,不断地交叉重叠。我像是在梦靥里失声的在呼唤你,母亲。我真的hold不了我那颤抖的身躯和那撕裂般的心痛。我的母亲,你在那里······。当我从如梦般的幻觉中醒来,眼前只是漆黑的一片,还有噙满眼泪的我,在无声的流淌,流淌······。

       母亲,每当我那流畅的文笔在为你书写时,总是感到如此异常的艰涩与压抑并痛,言不成语的断断续续的无从起笔,笔尖下的我真不想用那伤感的情绪来描绘你——我的母亲。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我还是带着那份既复杂又情殇的心情来缅怀我离去的母亲。

       真的好像你,想说的太多,但对于离去的你已经显得并不重要了。只是让我欣慰的是;那遥远的过往就在你那最后的一刻,在苦涩的笑容里,已经把我们N多年的隔阂在你弥世的最后一瞬间都一一融化了。卸下了你心中N年来久藏的不可以带走的母女情。母亲,此时此刻我只想简略的对你说那过往的一切一切的,都已经随风而去烟消云散一去不复返了。

       相思随伴辛酸泪,吾儿凄然谁忧虑。问长天,人世间的伤痕谁能与我抚平共分享?问苍茫大地,人间世道为什么就偏偏地对我怎么的不公平?为什么就在我们分离两重天的那一刻,才迟迟等来了我们最后的理解、相拥和相泣的永别。痛别泪,泪潸潸,母亲那最后的两颗泪珠深深地埋在我的心里,渗透了我的血液。恨人间,伤痕累累。长天啊,你真的好残忍,你永远的让我活在愧疚的阴影里不能自拔。母亲,时光如果能倒流,我宁可用我的二十年、三十年······的时间来陪伴你——母亲。母亲啊,这迟来的追悔只能让我一人苦苦吞噬,并痛。母亲啊,母亲,我怎能忘得了你那怨恨离别的一瞬间。

        ······

       许多的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想当年,真的不明白,家中兄姐妹N个为什么偏偏的就多余我一人,非得把我寄养在姥爷、姥姥处,这一住就是整整八年。在这么多年里也从来没人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在以后的那么多年里,我苦恼,我自问,我纠结,上下求索......,始终的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从哪里来?我该去哪里寻找那已经丢失的八年的母爱或是N年的补偿?又该向谁补偿?何去何从整整困扰了我N年,而这一切的过往恰恰又是导致了我与母亲的关系在N年中始终敌对的各不相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形成了人间经典的宿怨。然而,就在我即将解脱的那一刻,母亲也随即离我远去。

       时空把我拉回了遥远的过去......。那时的我,从记忆的那一刻起,就听外人说我是领养的,有的甚至说我是私生子。于是,在我小小的年纪里就蒙上了一层阴影,从那记事的一刻起就愤愤地迁怒于母亲。

       我的童年是在姥爷、姥姥的怀抱中成长并快乐的生活着。母亲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遥远又很陌生的名字,在我生活的词典里没有母亲二字,没有兄姐妹们。小伙伴们生活里的母亲,就是我生活中的姥爷、姥姥,只有姥爷、姥姥才是我的最亲至爱。如果非得让我有个母亲,那么姥爷、姥姥就是我生活中的母亲。还有那左右邻舍的小伙伴们就是我的兄弟姐妹。在八年的生活里,母亲在我的数据库里就是一片空白,一张白纸,兄姐妹们就是一个未知数。

       我的童年,曾被莫名的遭受过好多的质疑,与我同龄的伙伴常常会问道同一个问题,你的母亲在哪里?你有没有母亲?······在稚儿院,每当小伙伴们的母亲把他们的孩子一一领回家时,而这时的我只有等待着姥爷或是姥姥把我领回家。我也多次的询问姥爷、姥姥,我的母亲怎么不来把我领回家,母亲在哪里?我也要母亲······。那时的我非常羡慕小伙伴们,他们都拥有着自己的母亲。可是,我没有,从来都没有见过母亲的摸样。从那起,母亲在我的心里慢慢地淡化——消失。

       母亲虽然生育了我,但我从没有过哺乳知恩般的亲情和感受,无论何时,母亲就是一个词汇罢了。平日里,见着母亲就像是躲猫猫似的,东藏西躲。母亲的存在犹如空气,在他人的眼中,我们母女就如行同路人般的存在。只有在催促买学习用品或是为我添加衣饰、鞋袜,什么走亲戚之类的时候,才会说上几句或极不情愿的与母亲上街。然而,这时的母亲总是显得十分高兴,为我梳头、洗手、换衣一一准备着上街。在途中母亲一定会买上一份点心,在店堂等着我吃玩,而后,母亲再三的关照我回家不要告诉兄姐妹。但是,所有这一切,我并不领母亲的情。唯此,母亲常常唉声叹气,抱怨她的苦衷和做一个母亲的悲哀。

       最令母亲伤心的一次是;那是一个炎炎之夏,我在睡梦中被母亲唤醒,起来吃瓜果。本就没睡醒的我,当我看到姐妹们手上拿着的瓜果要比我的大的多,于是就愤愤地把它扔在地上,再踹上一脚。瓜果被我踹烂了。母亲当时非常生气的责问道,“不吃就不吃,为什么把它扔了。”我也很干脆利索的回答,“不想吃,就高兴扔掉。”其实,当时踹烂瓜果的原因是主观的认为母亲有偏心。不过,主观的原因还是有客观的原因造成的,我十分充分的理由来之我被寄养在姥爷、姥姥家引起的缘故哦。不过,话还得说回来,母亲在分配食品、包括买衣服等其他都还是偏向于我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我与母亲的关系始终处于不冷不热的状态,直到姥爷、姥姥相继的离去,才慢慢地扭转我与母亲的关系。姥姥在临终前劝慰我,母亲是她惟一的女儿,你是姥姥最疼爱的······,有许多事理你是不会明白的······,当年把我寄养在姥爷、姥姥处是实属无奈······。

       以后的日子里,我慢慢地逐渐的去试图触摸着与母亲这道隔阂的网,从中解读着母亲的点点滴滴,当我惊闻当年把我送养在姥爷、姥姥处的主要原因是;当时接二连三的运动冲击着母亲,同时又是为了认认真真的接受运动的洗礼和改造。母亲当时在无奈的情况下,才迫不得已的把我送养在姥爷、姥姥处,是为了怕照顾不全我,怕让我受苦、受难或是会发生一切意想不到的事等等,故才决定把我送养姥爷、姥姥处。因为,在之前我的小兔子舅舅当年只有五岁就是被“公铲党”在抓捕我姥爷时活活摔死的。我的一对孪生哥哥在当年就是被惊吓过度而夭折的。比我大三岁的姐姐也是吃邻家窦姨的奶长大的。母亲为了保住我的生命安全才做出了她一个母亲的艰难抉择,但也是令母亲后悔终身的一件事。

       得知了母亲的遭遇和磨难,对母亲犹如肃然起敬般的尊敬与爱戴。在与母亲触摸和尝试的日子里,我努力地逐渐的去寻找我应得到的感受和母爱。在日常的生活里慢慢地与母亲磨合、沟通,有时候我一个微小的举动或者是一个会心的一笑就能换回母亲的开心,而这时的母亲已经是非常满足了。晚年的母亲常常唠叨的对我说这说那的那些不着边的话,这是母亲的开心,这是母亲给我八年的补偿。有时的母亲站在弄堂口老远的看见我,就会不停地唠叨,我家的二小姐来了·····,二小姐来了······。直至我到家门。

       母亲,我不需要你用这样的方式补偿我的八年,我心里难受。

       读懂了母亲,从点点滴滴的生活里去理解母亲,母亲真的活得不容易,颇累,历来的运动都逃脱不了我母亲的干系。母亲在这么多年来,一直把自己隐藏的很深,什么事情都是母亲一人扛着、掖着,这是母亲非常了不起的地方,也是母亲最累的地方,也是对我的一种责任感使然。母亲所做的一切已经超脱了她生命存在的价值。母亲超越的品格让我渴慕铭刻。至于我,对已经离去的母亲永远也无法释怀一颗愧疚的心。

       读懂了母亲,我过往的行为是否畸形、扭曲?

       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母亲,让我再一次亲吻你吧。

                                                    zhangjingjie

                                  二0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完稿

      

  评论这张
 
阅读(60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