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花香自苦寒来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日志

 
 

父亲·【原创】·zhangjingjie  

2012-07-08 23:13:46|  分类: 尘封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切痛,也是彻骨的孤独。

       抹去吧,心中的泪。

       ······

       花开花落,春夏秋冬,时光匆匆流去。父亲离去已经十年有余了,每年父亲的忌日也就是我的切痛之日,心中那份默默无言的心声和隐约的伤痛陪伴我化为深深地怀念。

       父亲的一生有好多的地方值得我学习延续和终身难忘,尤其是他的人品、做人的准则无可非议。

       记忆中的父亲对我们非常之严厉有又亲和力,尤其是在品德行为方面颇为的严厉,打小在父亲的熏陶下就懂得这样一个道理——好好做人,凡事都要问个为什么,继而延续了父亲难能可贵的品质。

      父亲经常教育我们“子不教父之过”······。我们的教育问题,作为做父亲的都尽力、尽职的一一做到了。

       父亲养育了我,我有这样的一个慈父,以教我“好好做人”的父亲引以为荣而感到幸福、骄傲和自豪。只叹惜,父亲走的太匆忙了。

       父亲的一生坎坷多端,变幻莫测。父亲十五岁的那年,他的父母亲先后离他而去。从此以后,父亲从一个有钱的阔少爷沦落为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家中所有的财产都被系族一一分割,分抢而光。有父母宠爱的骄子演变成一个孤苦伶仃,四处漂泊的孤儿。由于双亲过早的离世,使父亲少年时就养成了独当一面的能力,吃苦耐劳,勤奋上进。

       那年,惟一相依为命的伯父在父亲十六岁时去了广州从戎。从此,大父亲四岁的伯父一去不归,杳无音讯。直到台湾——香港——大陆通航,老兄弟俩才在香港得以相见,老来相逢这一别竟是四十八载。

       早年,父亲就读于一所教会学校,传授的文化是中西文化结合,父亲略懂点洋泾浜的英文和日文。少儿时的父亲每到寒、暑放假都要随即他的双亲去乡下过上个十天八日的。每每年关跟随去乡下收租、收账,去祠堂祭拜祖宗。成年后的父亲在抗日的队伍里的杀鬼子除汉奸,身上留下了一道日本鬼子“赠予”的刀痕。父亲传奇的一生尝尽了酸、甜、苦、辣、咸,他的知识之广泛,阅历之深厚,智慧超之过人,也使得他在教育子女成长的道路上有他特独的一面和见解。

       父亲平时的时间都放在了读报或写点什么杂记之类的,之所以爱好读报或写点什么的,可能与他在位工作时担当单位的革委会“一把手”或多或少的有着很大影响和关连。  

       记得小时候,父亲的工作挺忙的,几乎每天都有开不完的大会和小会的,常常不能准点的回家,还经常把单位里没完没了的事务带到家中料理,有时候的父亲常常笔墨耕耘到深夜还在孜孜不息地为单位的事务而操劳着。

       父亲的一生除了教育子女所耗费的时间之外,其余的心血都放在了工作上。父亲是一个典型的工作狂,认真、踏实、低调,在工作中的父亲任劳任怨,小病扛着,大病不医,直至烙下了无法根治的病症也无怨无悔。

       父亲没有过多的业余爱好,除了读报就是喝上一杯浓浓的好茶,他爱好于收藏古钱币,有唐、宋、元、明、清,······不等。父亲有个早起的习惯,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每天天还没亮就起床忙忙碌碌的安顿一家老小的。

       父亲在家中是棵顶梁柱,什么事都少不了他的一一过问,到了晚年还忘不了教育我们好好做人,为人之道的道理······,没完没了的絮叨着。总而言之,我们一直是生活在父亲的教诲中,在教育——絮叨中成长。

       晚年的父亲,最让他老人家操心、揪心的是,家中除去我之外,个个都面临下岗或买断工龄在家待业,尤其是我的小妹、大姐的家庭都双双下岗买断工龄,他们的孩子还在幼儿、大学中。

       父亲二话不说,个个都上他那儿去蹭饭。长期这样,毕竟父亲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呀,他当时的退休金并不高,也就那么一点点。那时七十年代退休的到八十年代的还没离休、教师、革命前工作等的待遇之分。幸好,父亲的老哥哥,好哥哥,源源不断地从台湾、香港接济父亲,才使得我们这个大家庭挺过难关。

       父亲的一生是及其辛劳和磨难的,不管是在“文革”中还是在其它历来的运动中都岌岌可危,自身难保。但我的父亲都以他坚定的信念、意志和坦诚都一一的挺过来了。

       我的父亲是一位了不起的父亲。

       云雾西风起,生命怜惜兮,当生命已经到了尽头的父亲,他那回照的一刻,我仿佛看到了父亲享受人生生命的最后一瞬间,他那微弱的喜悦即便是到了天堂也是幸福的。

       潸然泪下······

       “秋风崔眼泪,落叶鼻子酸。”

       追忆父亲,令感触、幻想、缅怀、痛苦共存。

       思念父亲,寂寥、哀恸、萦怀,时时于胸的梦魇中······。

       父亲,坎坷的一生。

       父亲,值得我骄傲、自豪。

       父亲,一个永远怀念名字。

       父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七日·父亲节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