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花香自苦寒来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日志

 
 

守望·【原创】·zhangjingjie  

2015-06-26 15:11:26|  分类: 烟雨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来后已经好几天没见着S·H的人影了,心中不免的思念他,S·H,你好吗?思念的日子是漫长的,眼见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就连他的消息也没有更何况见他的人影了,他的膝盖伤让我担忧,可我又不敢贸然的去见他,他也真是的连个电话也不告知我一声,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失联了。
       此时的相思如同一杯苦酒,“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李白的《三五七言》诗此时应验在我的身上,再也恰当不过了,S·H你在那里?
       等待他的这些日子是漫长的,也是徒劳的。不过我的心始终是为等待他的出现而焦虑着,等,等待,无限期的等待,我好像得了严重的焦虑症,每每晚上都在为他祈祷保安康,巴望明天的早晨醒来会在第一时间能得到他的消息或是见到他。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还是没有得到有关他的一点音信,那份焦虑的心情犹如泰山压顶似的让我整天的为他的膝盖伤而惶惑不安。这天,我实在忍受不了没有他的存在的寂寞而不顾流言蜚语产生的恶果,贸然借故还他资料的勇气去他的办公室,门紧闭。敲了几下,静寂了。没有一丝的动静,再望窗口探了短暂,好像是没人。
       我失望的正准备离去时,Manfred·Loh导师办公室的门打开了,“Finden Steele Hennigan Lehrer?”
       “Ja, danke lehrer。”我有点心虚的点头,又急切的渴望能从Manfred·Loh的嘴里得到S·H的信息,哪怕是一丁点的也好。
       “Er hatte es satt.”(译文:他病休了)
      Oh oh. 病啦,我自言自语的不断地呢喃。
      他的膝盖伤一定是很严重了,否则他不会病休那么长时间的,我们离别至今已有二十来天了。
      等我回过神来,我的导师Manfred·Loh已经走远了。
      我还没来得及再道一声谢谢。
      Manfred·Loh导师的答语让我多日来的担忧猜测证实了他真的是被膝盖伤痛病倒了。
       一路上的心情是被糟透了。回到公寓,老天又在濛濛细雨了。阴雨的节气也是发病的理由,尤其是关节伤痛之类的疾病,借此的雨季S·H的伤痛一定是发作的挺厉害。
      我眺望着窗外的远处,思绪万千,窗外的鸟语叽叽喳喳的让我增添了一份烦躁,我干着急一点忙都帮不上真的是一无是处,我一直在自责不应该让他和我一起去莱比锡旅游的
      上帝,援助一把S·H吧,让他的膝盖伤快快好起来吧。
      聚散都是缘,离别总关情。此时相思在雨中的我更感慨我的一份理还乱的朦胧情愫,使我从没有过尝试情涩的滋味的痛楚。
       是谁屏蔽了人世间的情愫?是谁扼杀了将要爆发的情愫?
       一见钟情也好,罗曼蒂克也罢,有因就有果。情人是一种感觉,情人是一份思念,情人是白天的守候,情人是夜晚的等待,情人是相互催情的发泡剂,我是单相思还是暗恋上S·H了?NO,NO,······我的思维一下子变得颇乱不堪,不知从何被失控了······。
       守望,守望······,风,请你轻轻滴在我耳旁告诉我:S·H在哪里?他还好吗?
       S·H,我不能再无限期的等待了。我飞往上海的机票就在明天法兰克福的机场启程,我只有把对你的一份情感一起偷偷地带走。你如也在思恋着对方的我那就在我的梦里跑一趟吧,最起码给我一个梦中的微笑,足矣。
       离别前,让我用一首伤感的情歌——《秋殇离别》来道别我对你的情恋;
                 犹记小镇初相见
                 佳人颔首笑浅浅
                 情深缘浅 空叹明月照栏杆
                 罗衾怎暖入夜寒
                 提笔言别不成句
                 一句珍重两行泪
                 伤怀离抱 天若有情天亦老
                 流年未肯付他朝
                 燕子双飞去
                 今昔离别再难聚
                 若是 情难相守
                 为何 难舍难留
                 嘉兴烟雨画重楼
                 伊人消瘦 说尽沧桑只与
                 相思换离愁
                 一眼难见山水数程
                 霜叶落深秋 思念依旧
                 忘不掉暮暮朝朝 尘烟渺渺
                 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一眼难见山水数程
                 回首萧涩处 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犹记小镇初相见
                 佳人颔首笑浅浅
                 情深缘浅 空叹明月照栏杆
                 罗衾怎暖入夜寒
                 提笔言别不成句
                 一句珍重两行泪
                伤怀离抱 天若有情天亦老
                流年未肯付他朝
                燕子双飞去
                今昔离别再难聚
                若是 情难相守
                为何 难舍难留······
                相思换离愁······
                忘不掉暮暮朝朝 尘烟渺渺
                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一眼难见山水数程
               却上心头
               回首萧涩处 才下眉头······
 我的泪,我的泪,已经盈眶湿庞了。
 随着一声轰鸣飞机已经起飞在蓝天白云的上空了。
 我的情愫还有离别的泪却永远滴落撒在法兰克福的泥土里。
 别了,S·H。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